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876868.com > 正文内容

淘宝店小二腐败黑幕调查 淘宝的水有多深?

发布日期:2019-09-04 00:04   来源:未知   阅读:
 

  虽然淘宝系有许多成长企业共同所面临的烦恼,但当诚信经营、公平竞争等一系列正常的商业规则被腐败产业链所控制时,淘宝建立在马云价值观上的基本商业道德不复存在。因此折射出来的不仅仅是企业管理结构的问题,还有淘宝员工对社会良知的践踏和对商业信誉的漠视。

  当腐败成为淘宝小二的生活状态时,任何局部性的治愈措施都无法改变根本。这就是近几年来,不管马云让涉案的高管下课或是让小二离职,小二们的腐败迹象并没有任何减少的原因。当淘宝没有干净的小二、上下级之间互握把柄时,对马云来说,反腐败,淘宝亡;不反腐败,阿里亡。

  淘宝小二,是阿里巴巴内部及淘宝商家对淘宝系工作人员的统称。随着淘宝系交易量的逐年攀升,淘宝小二们手中的权力也被逐步放大,这些平均年龄只有27岁左右的年轻人,掌握着800多万商家从开店到提高业务量的生杀大权。而这些栖身在日益竞争激烈的电商淘宝系之中的各类商家,随着淘宝系诸如天猫(原淘宝商城)、聚划算等一系列平台化产品的推出,而其中1000多种付费推广手段并不能有效地提高商家的自身业绩,原有的业务量急剧下降。多年以来,以淘宝小二为中心的地下黑色产业链日益成熟,攀附淘宝小二已经成为了淘宝商家进入淘宝平台、提升交易量、参加各类促销活动等的不二选择,这条捷径投入相对少且见效极快。

  从早期的以淘宝小二为后台的刷信誉、删差评等隐蔽性手段,到通过代理公司进行第三方淘宝权力寻租,再发展到聚划算推出后直接参股公司明目张胆地获取不当利益,淘宝小二花样繁多的腐败形式遍布了整个淘宝系。从以前的个人索贿发展到目前的涉及到淘宝从技术人员、活动策划人员到客服人员全方位跨部门、跨专业的团伙性作案,淘宝小二的腐败猖獗已经成为整个淘宝系员工的常态。而这种常态已经成为影响淘宝平台公平商业交易的巨大黑洞。

  自2007年以来,不断有腐败的小二被淘宝开除或离职,阿里巴巴原CEO卫哲、聚划算原CEO阎利珉被马云驱逐,都与淘宝小二腐败相关,然而淘宝小二的腐败如韭菜一样,割一茬又长一茬,呈现出开除不完、离职不尽的状态。对比中国公务员的腐败如同毒瘤一样除之不尽严重地影响着中国社会的健康,而淘宝小二的腐败,于淘宝乃至于整个阿里系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显然,阿里对小二的处罚力度没有威慑力量,据公开数据统计,动辄涉案上百万甚至千万的淘宝小二,没有一个受到司法处理。而腐败案的背后,有太多的小二涉及其中,这其中不乏淘宝系中层管理人员。

  每逢周末,杭州西湖国际大厦楼下车水马龙,而其中的宝马、奔驰等名车都是来接人的,他们接的是被阿里巴巴内部及被商家们叫做“小二”的淘宝工作人员。

  周末晚上的杭州高档娱乐场所,基本上成了淘宝小二的天下,对于他们来说,一场饭局三五万是太平常不过的事情,用淘宝系商家的话说,“他们想怎么消费就怎么消费,对我们来说,他们才是我们真正的神。”

  往往在一场场推杯换盏、灯红酒绿间,在商家和小二称兄道弟之时,下个星期各平台活动位置的推荐商家就已确定,后面的生意自然就水到渠成,皆大欢喜。而那些没有门道或出不起钱的商家们,在排几个月队后,仍然在苦苦等候上活动、上首页的机会。

  4月12日,又一封阿里巴巴内部的员工辞退通知在网上流传,长期以来在男装排名前十的JEANJACK旗舰店等四家店,被阿里做了关店处理。《通知》显示,这些店的店主吴恩泽在2011年至今的一年多时间里,在天猫小二的授意下,先后向服装类目相关小二以及集市、商城、聚划算、淘金币、试用中心、手机淘宝、淘江湖等部门的员工多次行贿。而吴恩泽换来的是JEANJACK旗舰店单店2011年的销售额超过5200万元。

  “只要出得起钱,就能做淘宝”。一位杭州做家电和男士精品,用一辆F4汽车“搞定”一年活动的商家坦言。能攀附上小二,不仅商家可以不用排队参加各种促销活动,在商品出现质量问题时小二能迅速帮你摆平一切,更为重要的是,小二可以提供给商家竞争对手的店铺访问量、访问深度、店内停留时间、回头率等关键性数据,也可以把低价甚至劣质的产品高价卖出。

  据公开资料显示,2008-2011年间,淘宝网年交易额分别是999.6亿、2000亿、4000亿、6000亿元人民币;2012年,马云的目标是1万亿元。而在2011年的团购冬天里,聚划算创造了101.8亿元的销售奇迹,几乎占据了中国团购市场50%的份额。淘宝及淘宝系巨额的交易量让海量的商家趋之若鹜,但在海量商家和商品里,众多的中小型卖家很容易被巨大的商品信息淹没。而淘宝系平台每天的促销活动就数量有限,第一页的展示和推荐的位置是基本固定,掌握了这些稀缺资源的淘宝小二,自然就成了淘宝商家所攀附的对象。虽然淘宝系各种平台的付费推广方法有1000多种,但这些手段多数不能带给商家实质性的交易额,更多的是商家为淘宝提供收入。

  “做了四个月淘宝没有一笔生意。叫我怎么过?没法过!现在我开始痛恨淘宝。”初入淘宝的伊云显得有些激动,她不理解为什么传说中的“淘金地”如今变成这样。更多时候她是坐在电脑前一直到夜里才想起自己并未吃饭,买两个面包、一瓶冰红茶,但难以下咽。“以前什么样?我不知道,现在晚上电脑开着,再困也睡不着,听到电脑里传来叮叮的声音,以为是来生意了,一看居然是广告,接着睡了;一会又是叮叮的声音,起来看,又是广告。”颗粒无收的伊云在对《IT时代周刊》谈起原来被誉为“创业者的天堂”的淘宝时,满腹绝望。

  对众多商家来说,要么像伊云一样任凭店铺冷清直至关门,要么想方设法行贿淘宝小二,打通在淘宝上通往财富之路。

  近乎垄断的市场占有率和巨大的销量,让不少淘宝卖家趋之若鹜,聚划算等淘宝平台的门槛逐渐水涨船高,而手持“入场券”的淘宝小二,也就成了掌握淘宝卖家生杀大权的“关键先生”,淘宝小二的权力寻租由此而更加猖獗。

  3月6日下午,淘宝网团购平台聚划算CEO阎利珉(花名“慧空”)因为员工腐败、管理不当而遭遇下课。

  据聚划算内部人士讲,整个事件来得相当突然,事发前毫无半点征兆。就在该日上午,阎利珉还在个人微博上公布了关于建立“聚划算消费者团购保障基金”的计划,下午便被阿里巴巴集团通知走人。

  马云的这次下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发生在2011年2月的阿里巴巴“欺诈门事件”(中国供应商欺诈客户)。作为最高责任承担者,时任阿里巴巴集团CEO卫哲也是遭到马云闪电驱逐。

  因员工腐败而下课,阎利珉带出的泥有多大,也许早就超过了马云的想象。三个普通小二,一个月能有过千万元的营收,可想而知没有被提及的小二手中的灰色利益又有多少呢?

  与阎利珉一同被处理的有聚划算UED俞力超、淘宝网PD马驰、阿里云工程师闫程亮。据阿里巴巴廉政部调查,这三人联合淘宝两名前员工参股设立杭州爱婚婚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婚婚”),以多次上聚划算的方式牟取上千万的利益,违背了《阿里巴巴集团商业行为准则》中“关于利益冲突披露”的规定。

  实际上,聚划算内类似“爱婚婚”一般的以权谋私的腐败事件不是个案。2011年12月30日,阿里公告显示,“聚划算商品团小二朝宗在工作期间,明知违反聚划算活动规则,仍利用公司赋予的工作职权,安排包括其关联人士在内的多家店铺频繁参加聚划算活动,并由此获取不正当利益。”朝宗被辞退,并按照法院判决赔偿淘宝300万元。

  没有人清楚知晓爱婚婚和朝宗利用聚划算牟了多少私利,也没有人知道,在淘宝小二的队伍里有多少个像朝宗一样的小二,用阿里离职员工的莫莫的话说,离开的只是做得不够聪明!

  阎利珉带出来的“泥”只是淘宝小二腐败中的一种形式和三个人而已,更大的黑洞依然在阿里的公关和马云的狡辩中,如阳光般“灿烂”。

  与早期淘宝小二和删差评的公司勾结欺诈商家相比,目前淘宝小二们的来钱之路变得更加花样繁多,套路层出不穷,从直接收受利益到与代理公司合伙分成、自己参股公司、从批发市场买来假货自己放在淘宝上卖,淘宝小二的腐败从原来的地下走到了地上。

  作为第三方的淘宝,对店铺的进行信誉评级,一共分为20个级别。卖家每进行251次交易获得1钻石的信誉,进行10001次交易得一个皇冠信誉标识 ,50001次交易得三个皇冠标识,要获得一个金皇冠则要交易50万次。这种虚拟的信誉代表卖家的经营业绩和诚信度,信誉度越好搜索越靠前,则越容易带来流量。

  《IT时代周刊》了解到,苏州精品爱鞋屋的一款运动鞋浏览量为13544次,而成交量26259件,相当于顾客每次浏览购买两双鞋,而实际上在电子商务领域转化率(浏览量/成交量)能够达到5%就很不错了,这款产品的交易量明眼人一看就是刷出来的。记者查看其成交记录,发现大批交易记录的旺旺号都是同两个,更加证实了其皇冠信誉是刷出来的。

  《IT时代周刊》记者调查发现,桂林网络联盟有限公司是一家以刷信誉为主并寄生于小二的“专业”公司,在淘宝商家中影响很大。本刊记者以卖家的身份询问刷信誉的价格,公司人员向记者介绍说,“目前公司做活动,1钻100元,200元买2钻送1钻,300元买3钻送2钻,450元皇冠+送一套装修,900元皇冠+装修+推广,另外,收藏1万次是100元。”

  这家公司的员工表示,他们采用的是全人工刷钻,与全国不同IP的会员进行交易,这样从技术上就避免了被查封,不会被封店。该员工透露,他们在淘宝网里有人,大家一起挣钱,不会封店,记者可以放心。

  据了解,除了人工刷钻还有软件刷钻,使用软件刷钻最快两三天就可以出一个皇冠,速度惊人。

  “这种刷钻平台和卖家之间的互刷,淘宝小二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淘宝真的查,会查不到吗?”一位曾经利用刷信誉平台刷过信誉的商家海星告诉《IT时代周刊》,买家和卖家的所有交易在淘宝后台均可查到,之所以没有人查,其实有些刷钻平台就是淘宝内部人开的。

  记者百度搜索“刷信誉”,找到相关结果达347万个,高手平特一肖论坛,搜索“刷钻平台”找到相关结果128万个。一位商家戏称,这已经是个全民刷信誉的时代。

  据天猫CEO张勇披露,2011年仅淘宝商城交易额就达到1000亿元,较去年增长3.5倍,淘宝网和淘宝商城的2011年交易额高达6000亿。淘宝网及淘宝商城今年1月份联合公布年度数据,称两家每天包裹量一共已经超过800万,占到整个快递业总包裹的近六成。

  在刷信誉如此盛行的淘宝网,有多少是虚假的交易呢?繁忙而庞大的支付宝和占据市场过半的快递业务,这是否只是虚假的繁荣?

  如果说刷信誉是商家的主动作弊而让小二获利的话,那么职业差评师就类似于诈骗了。

  除了信誉,好评率也是商家和顾客看重的。商家和买家对信誉的关注,由此催生了“职业差评师”这一黑色产业链。曾经遭遇差评师敲诈的商家小蒙谈说,“职业差评师专门欺负我们小卖家,差评师同时拍下七八个产品,给差评,因为这样才有威慑力。”小蒙谈到自己的经历非常气愤,“我店里的宝贝刚被拍下,马上就有人在QQ上联系我说,差评只要生效了,删一条要300块钱。他们是一条龙的,拍宝贝-给差评-删差评,是多人合作的“团伙作案”。

  差评师向小蒙保证,“删不掉,我就是孙子,我们背后的老板就是小二。”记者以卖家名义向一位差评师咨询,差评师表示,每删条差评200元,10条以上是170元,他干这行已经三年了,让记者大可放心。而在这个地下产业链上,差评师除去上交小二的钱外,有着小二作为后台撑腰,本是枯燥乏味岗位的职业差评师变成了炙手可热的好工作,其月收入竟逾万元。

  2010年10月到2011年4月期间,淘宝网客户满意中心主管寒松(真名:朱越杭)联合淘宝店主崔凯,利用自己及掌握的公司他人CRM账号删除差评,获利金额达127900元。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该案件,但处理结果未知。

  虽然刷信誉和删差评只是小二来钱路上的最初级玩法,但由于淘宝系信誉体系的存在及监管方面监守自盗,加之其具有较强的隐蔽性,一直是寄生于小二身上最为活跃的行当。

  冰儿这一阵比较烦。她的一个小心思就让她在天猫的店关了几个月,眼看着300多万的资金就要打了水漂。

  2011年年初,冰儿听说淘宝商城正在演绎“淘金神话”,不惜辞去稳定的工作,满怀憧憬地一头扎进淘宝。经过半年的招兵买马和艰辛冗长的申报审核手续,冰儿带着12个人及自己东拼西凑的50万元,宣布自己的女性用品店正式入驻淘宝商城。冰儿清楚地记得,为了庆祝新店开张,自己特地请了几个朋友喝酒。平时不喝酒的她感觉前途一片光明而喝得大醉。

  在开店过程中,冰儿认真听淘宝的电商培训课程,向老师请教;当有客人咨询或购买商品时,她热心、及时地服务。在其精心的呵护下,她的店铺“卖家服务态度”获4.9分(满分5分),“卖家发货速度”4.8分(满分5分)。

  为了迅速获得收益,冰儿追加了几十万的投入。她申请了淘宝客推广、上直通车、钻石展位,接着报名了淘宝商城品牌折扣活动,小二答应了让其参加活动,冰儿很高兴地备了一大批货。

  但正当冰儿要大展拳脚时,8月份的一天,她接到淘宝客服无理由终止合作协议的《通知》。《通知》显示,“根据《淘宝B2C服务协议》第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双方均有权提前十五天通知对方终止协议。”

  冰儿不甘心,“死也要让我死得明白”。她又多次和淘宝客服进行沟通,客服依据依然是无理由终止合作协议。后来,她在淘宝论坛的公示看到,其店因为一件服饰没有水洗标而被关。冰儿再次致电淘宝客服,质问到底是何原因关店,为何前后说法不一致?淘宝客服称“无理由就是有理由” 。

  “无理由关店”这一规则让冰儿前期投入的近100万元打了水漂,店面遗留成本约200万的货物依然积压,曾经带着创业激情加入淘宝商城的她遭受致命打击。短短半年,加上积压的货物,冰儿损失近300万元。

  原来,在咨询了许多淘宝商家后,冰儿选择了一家后台老板是淘宝小二的代理公司,代理打点关系和负责上淘宝活动的事务,她需要付给代理公司每年15万服务费,另外每单生意,代理公司再直接在交易额里扣除15%的“服务分成”,这些费用包括与跟小二活动需要的开支,代理商许诺一年可以帮忙上三次聚划算等。当初因为资金紧张,冰儿初期只付了代理公司10万服务费,打算余下的5万以后再补,结果还没有等到她支付另外的5万,神通广大的代理公司就通过小二关了她的店铺。

  “自己太嫩了!”冰儿说。一位曾经被封店的朋友告诉她,封店只是一种手段,他们想要的是冰儿入驻商城5万元的保证金。然而冰儿明白得太晚了,如果她当初知道,在淘宝系需要用钱铺平自己的路,那么她的那300万,或许今天会有回报。

  而阿里前员工莫莫向《IT时代周刊》说的一句话,让我们终于明白了冰儿店被关的另一层玄机,“和一些因为违反淘宝规定被冻结保证金的状况一样,冰儿也是受到销售忽悠,淘宝员工在冻结的金额中可以拿到提成;另外一个意思,可能就是要暗示冰儿需要找人打点关系,店面关掉重开的事很多。”而4月12日被爆出的JEANJACK旗舰店就是通过变换产品和重新开店来参加各种促销活动。对于淘宝小二来说,开店和关店,他们都有利可图,这种事越多,他们得到的灰色收入就越多。

  据冰儿介绍,上海的一家电商公司和小二关系很好,其代理的深圳地方内衣品牌伊丝艾拉,一个月内上了6次的聚划算,去年一年就上了几十次。冰儿说道,根据淘宝的规定,一个品牌每个月内只能上一次,即使有所变通,一些大品牌一年也上不了几次,而伊丝艾拉只是小品牌,它和小二的关系太硬了,不过估计也因此花了不少钱。

  《IT时代周刊》以淘宝买家的身份咨询伊丝艾拉品牌店,该店客服人员证实其团购活动很频繁,大概一个月会上两至三次聚划算。

  另据媒体报道,男装公司七匹狼有一次一天上了6个产品。据接近七匹狼的人士介绍,七匹狼给了小二一百万。而一位杭州卖家则告诉《IT时代周刊》,他朋友在致电淘宝坐席专家时,对方明确地告诉他,“你就不要上活动了,你上不起的,上一次活动要一百万”。

  而在淘宝圈里,寄生于淘宝系聚划算、集市、天猫、淘金币、试用中心、手机淘宝、淘江湖等二级公司或部门的小二的代理公司多如牛毛,他们公然宣称自己的老板就是淘宝小二。这些代理公司在淘宝的眼皮下堂而皇之地代理着小二的权力,也不断地为小二们输送收入,许许多多的代理公司还是淘宝所谓的VIP客户,通过代理公司明码实价地出售淘宝小二手中的权力。

  与刷信誉,通过代理进行权力寻租相比,开奖记录,小二们自己参股商家,赚钱要比其他手法快得多。而小二参股公司在圈内早就不是什么秘密。

  在人们惊呼爱婚婚“神奇”的销量时,却忽略了一个细节,聚划算平台上线日。现在看来,如此紧密的时间关系绝非巧合。

  据爱婚婚公司对外公布的一份资料显示,爱婚婚上线第二周就产生了第一个单品销量过20万的单子。2011年7月,爱婚婚成交额突破千万元,并且一单澳门豆捞成交额达到1220余万元,一举打破了当时的全国餐饮团购记录。去年短短8个月中,该公司为聚划算提供的团购项目超过200单,堪比一家中型团购企业。在如此迅速增加的利益面前,小二们一个个从后面走到了前台,直接参股或开公司通过淘宝平台敛财。

  据接近小二的人士透露,由于“新签组”(即负责审核淘宝商城资质的部门)的地位特殊,一般都入股“代办商城入驻”的第三方机构。不仅如此,一些关键部门的店小二常常在几个第三方服务公司都有股份,有的公司实际上就是淘宝内部的人做的。2010年,淘宝开除员工中,就有数个因为“玩得不高明”因参股第三方公司被开除。